厦门原创音乐交流组

跑步是一种危险游戏

2020-06-29 02:16:29

       跑步是一种危险游戏。一方面,这个危险指的是满足感。从身体的角度来说,跑步让我们沉溺其中、不能自拔:从心理的角度来说,跑步让我们产生依赖感,并形成一种习惯。因此,为了放弃跑步,我们不得不求助于意志力。而且,跑步的孤独感让我心满意足。我常常怀疑,隐士是至高无上的享乐主义者。

       由跑步,我产生了这种绝对意义。上的满足感,这种心无旁骛的意志力,并认为其他一切都不值得我为之付出努力。每跨出一步,我都要用“满足”冒险,冒着被厄普代克刻画成满足的人--“穿着衣服的动物”的危险。

       跑步可以做到这一点,奔跑的我获得了纯粹的满足感。我不再成长,我完全为了在公路上的这一刻活着。毕竞,除了跑步,我还能做什么呢?除了跑步,我到哪儿去寻找无懈可击的感觉呢?除了跑步,我如何才能体验到这份平和与安宁呢?

        这种满足感实在是太充分了。公路变成了我的隐匿之地,我仿佛逃离了世界,退却到一个有限的宇宙中。在这里,只有我的所见所闻、我的脚步声:只有冷、热,阳光、雨露和清风。我把一切都精确为这一时刻、这条公路、这场比赛,其他一切都无法转移我的注意力。我从中得到了满足。

       这是一 方面。如果说,我不是厄普代克笔下的动物,那我就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。我置身于那座最理想的伊甸园之中,梦中的伊甸园。

危险在于,我将乐不思蜀,再也无法到达那座必然存在输或赢的天堂:危险在于,我将停滞不前,再也得不到成长。

       然而,那种前进和成长更加危险,或许会是--个人遭遇到的最危险的事情。跑步一经变成冥想,危险也就无可避免。这时,我已然是善于思考的成年人,告别了孩童时代的自由,并在短短几小时内完成了以自知之明为目标的生命之旅。善于思考的人一定不会随波逐流、人云亦云。而且,就像加赛特所说的,他终将隐秘地消失于人的视野之外,来到一个充满奇思怪想的世界。思想把跑者稳定的世界推向危险之巅,而他只能孤军奋战。

       对此,我深信不疑。我一边跑,一边冥想。这时,我放弃了纯粹意义上跑步对我的庇护:抛弃了在日常生活中树立的信念。接着,我又离弃了祖先、传统、教堂、社会、家庭,以及值得我珍视的一切:遗弃了一切未经我亲身证实的一切,如梭罗所说的,只有通过直接交际和通感才能认识的人和事物。在河岸上这个看似轻松愉快、无忧无虑的时刻,我把一切推向了危险的边缘。

       我不得不孤注一掷。任何人都无法代替我做决定一一决定我的生命;任何人都无法、也不必替我思考。而对于普通人,爱默生是这么说的:“他能想柏拉图之所想,感圣人之所感,并理解降临在任何人身上的一切。”

       这就是我所面临的胜负抉择。为此,我无法指望运气和机遇,只能做出选择。生命中无所不在的是选择,而非机遇。我能够观察、感觉,甚至体味到的一切都是选择一选择我的本性、我的价值观、我的英雄主义,以及凭借想象、推理和直觉来探索只属于自己而非他人的独特使命。

        从未有人说过,选择是顺利的、稳妥的。我们与生命之间不是契约关系,但每个人来到世上的目的不只是回避痛苦和享受快乐。迟早,我都要告别孩童般的存在方式。尽管情非所愿,但我必须冒离开的风险,冒满足的风险:我深知,为了获得重生,我至少要被逐出伊甸园。

       而且,我还知道自己将永远无法重返伊甸园。为此,我将迷失于对自我无止境的探索之中,尽管这些探索是徒劳的。然而,我将再也无法重拾被自己遗弃的宽容信仰和超脱之心。我不需要其他选择。在这场比赛中,唯一稳妥的选择就是不做选择。

更多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