厦门原创音乐交流组

未央宫飞进了一对来自阳阿的燕子

2020-06-28 03:02:27

       鸿嘉三年(公元前18年),金秋八月,成帝又带着他那帮私奴私客微服出游,偶过阳阿公主家,入而造访,主人热情款待,设宴作乐。席间,有歌女数人侑酒。其中--人,歌若莺啼,舞如柳摇,成帝看得如痴似醉,心驰魂系。问过姓名,才知此女就是赵飞燕。这次出游回宫时,成帝的乘辇里,就多了这位被稗官野史称之为“纤便轻细,举止翩然”、“丰若有余,柔若无骨”的赵飞燕。

       传说中的赵飞燕行迹多姿多彩,包括她的身世,也离奇曲折。我想还是根据《汉书·外戚传》作如下简介:她的父母,可能就是长安宫中奴婢。她一出生就被抛弃,偏偏过了三日还没有死,那对偷情的男女起了恻隐之心,又勉强抱回育养。待她渐渐长大,就被送到阳阿公主家做女奴,认了个叫赵临的人做义父,给她起了个名字叫宜主,让她学习歌舞。因其体态袅娜,身轻如燕,人们几乎已忘了她的原名,都喜欢叫她赵飞燕。

       飞燕入宫就受到了成帝的专宠。她还有个妹妹叫合德,据说其肌肤莹泽无比,竟可出水不濡。与姐姐飞燕一样,妹妹合德也能歌善舞,姐妹俩堪称双璧。不久合德也应召入宫。赵氏姐妹双双被封为婕妤。

       但这对来自阳阿的燕子,给未央宫带来的,却不是和煦的春风,而是一阵紧一阵的狂飙。后宫本来就是万千女性争夺帝王这个唯一男性宠幸的战场,如今在这股狂飙的劲吹下,争宠之战已激烈到了白热化的地步。第一个中箭落马的,便是上一小节已提到过的那位许皇后。先是因祝诅而被废黜于长安宫,不久淳于长给她的那些调情书信又被人告发,成帝命廷尉持节赐药酒,这位史家称为“聪慧,善史.书”(《汉书·外戚传》)的许皇后,不得不含恨引颈一饮而死。

       祝诅一案还牵连到一个才色双绝的女子,她就是以一曲《怨歌行》著名于中国古代文学史的班婕妤。班婕妤好读《诗》,善辞赋,才情斐然。有学者还认为她可能是《汉书》作者班固的祖姑。旧时有个常常受人称道的典故叫“班女辞辇”,说是一次成帝游于后庭,主动要让班婕好同辇而行。这在后宫众多嫔妃看来是一种终生求之而不可得的殊荣,班婕好却婉言而辞。

       她说:妾观古时画图,大凡贤圣之君,皆有名臣在侧,而末世之王则多由嬖女陪侍。陛下若纡尊降贵与臣妾同辇,难道不怕有末世之君的嫌疑吗?皇太后听到这件事后大为称赞,说:“古有樊姬,今有班婕妤!”(《汉书.外戚传》)

更多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