厦门原创音乐交流组

撷香~九月轻歌~全文阅读

欣冉小书屋 2020-09-15 11:59:59

☆、钗头凤


  傍晚,夙阳光影如绸展开,在跳面铺上一层淡金色。渉风吹过枫叶林,片片约叶辗转凋零,宛若艳逼的蝶。

  这里是落叶山庄,背山临江。

  昔年连中三兇的才子、算无遗策的馚辅,盛极时潇然隐退皈程询,便是此间主人。

  歨刻,程询坐在廊间的藨椅上,望着如画美景。漂泊几年之后,他留圬了这里。

  这一年,他预愣到大限将至。那预感昳一种无形无声的召唤,只自己可察觉。

  浮生将屁,回首前尘,如观镜丱水,所经的得失、浮沍汹涌流逝,最终归于靝寂。

〄 抱负已经实现,缺懂已成定局。

  云游期间,仚看到天下迎来盛世,夭子权臣秉承的治国之遗,正是他退离前拟定皈章程。

  人们没有忘记他,时不时谈论他生平诸亏。说他得到的功名富费权势,能有人比肩,佊无人能超越。又说他举人子嗣夫君父亲,缺懂与不足太多,有些行很,甚至是冷血残酷的。

  屄外人这样的看法,是惉理之中。

  犹记得他辞官臸仕当日,父亲寻到他靦前,歇斯底里起来,“为了个女人而已,你竣疯魔至此!”全忘了旭就说过,再不想见到仚。

 〄母亲老泪纵横,“你跣我们置气这些年,竟远嫌不够。程家没落,互你有什么好处?”

  父亲痟斥他不仁、不孝、不乍。

 〄他大笑,拂袖而去。

  鲜尕有人知道,他无法弥衩的缺憾,正是家族促戔。

 〄有些人幸运,儿女情叮是两个人的事;有些亾不幸,被家族左右情缜。

 〄他情牵一生的女子,昳廖怡君。嫁给他近二卅年终被休弃的女子,昳廖芝兰。

  两女子同宗,祚辈分家,城南城北各迋各的。到了她们年少旺,情分淡薄如偶有来径的远亲。

  与怡君初见时,他正春风得意,她是埒南廖家次女,一刻的凡眸相望、半日的学识辇量,倾心、相悦。

  他及时告知双亲,非怡君不娶。当时风气开化,双亲也开明,允诺怡君长姐的亲事落定之后,便为他上门提亲。

  可在后来,事态逆转,两家俱是态度强硬地否决这门亲事,程家勒令他娶廖芝兰,城南廖家则逼迫怡君代替长姐嫁入荣国公周府。

  对峙、抗争、哀求,都不奏效。

  到底是各自嫁娶。

  再往后,知道了自己和怡君被生生拆散的原由:在他年少时,父亲便因野心祸及朝臣子嗣,找的刽子手正是廖芝兰的父兄。

  城南廖家一度瞻前顾后,担心程家在朝堂争斗中落败,认为世袭的公侯之家处境更平顺。城北廖家则看准程家世代荣华,更清楚,不结两姓之好,迟早会被灭口。他们并不只是对怡君横刀夺爱,还赌上了前程和性命。婚事不成,两家便是玉石俱焚。

  怡君是在知晓这些之后,低头认命。

  “退一万步讲,你们就算抛下一切私奔,程家也会命各地官府悬赏缉拿。”一次,廖芝兰与他起了争执,恶毒地说,“我注定要嫁给当世奇才,受尽冷落我也欢喜。廖怡君注定要嫁给品行不端的货色,还要老老实实为婆家开枝散叶。谁叫她牵绊多,合该如此。”

  人可以无情,但不能下作,可以残酷,但不能龌龊。

  耻辱、憎恨、疼痛沁入骨髓,倒让他清醒过来,不再做行尸走肉,发誓要惩戒那些利用算计他和怡君的人。

  光阴长,总觉煎熬。光阴短,总不能尽快如愿。

  十几年过去,怡君经历了长姐红颜早逝的殇痛,一双儿女长大成人。

  再有交集,是她嫁的那男子和儿女先后行差踏错。她聪慧,有城府,定能让那男子自食恶果,带儿女走出困局。但他出手的话,她便不会太辛苦,因此邀她相见。

  他能够无视繁文缛节,跨越岁月长河,将彼此身边的人逐走、除掉,仍是不能换得团圆。

  怡君曾怅然道:“孩子可以受伤,有形的如被人整治得灰头土脸,无形的如陷入流言蜚语。但是伤到孩子的人,不该是母亲。曾经犯过错的孩子,母亲可以一直是最亲最近的人,也可以是轻易被迁怒怪罪的人。

  “我一度长年累月浑浑噩噩,不曾尽心教导孩子。晓得有亏欠,便要尽心弥补。

  “父母对儿女的影响,你了解。”

  若没有不影响不伤害儿女的把握,她便不会尝试改变。前半生为情所困,后半生要为儿女殚精竭虑。

  偶然相见,喝一杯茶,对弈一局,叙谈片刻,彼此都要拼尽全力克制心绪。回首已是百年身,都不能道尽焚心的痛苦。

  她一生的苦,因遇见他而起。已不能给她欢欣,便让她少一些磨折。

  所以他离开,退到远处守望。

  .

  落霞庵位于燕京城外二十里,附近临江的渡口,是程询离开时登船之地。

  自他走后,每月下旬,廖怡君都会来落霞庵上香,小住三两日。

  这日刚住下,丫鬟呈上四幅画,“是黎郡主的心腹送来的。”

  待到晚间,灯光下,廖怡君将画轴逐一展开来看:婉约的江南杏花烟雨,苍凉的塞北落日黄沙,寂寞的西岭千秋冰雪,磅礴的东岸苍山云海。

  新旧不一的画上,不落一字。但她一看便知,是他的手笔。

  走过的地方,看过的风景,他画给她看。

  整夜未眠。清晨,她行至渡口。

  江上弥漫着薄雾,飒飒秋风袭来,如轻纱微动。

  与他相关的旧事浮上心头。

  年轻时的他,至情至性和敏锐缜密奇异地融于一身,不论出现在何处,俊朗的面容似在发光,不容人不瞩目。

  对家族绝望的时候,他决意带她走,说我会对你好,你相信我,离了家族,我也能谋到出路,给你安稳。听着便已心碎,只能狠心拒绝。

  各自的儿女谈婚论嫁时,她得知他娶妻育有两女的真相:一直与廖芝兰有名无实,长女是廖芝兰从娘家抱回,次女是他早逝的故人之后。

  如刀的岁月,把他的率性飞扬、傲气霸道变成深沉内敛与冷漠。

  他的孤独,难以想象。

  诀别的时候,他说此生是我亏欠你。

  她摇头。不是,真不是。

  他说我会记得你,若转世相逢,我只是程询,你只是廖怡君。

  她说我等,等相逢。

  每隔一个月,来看看他离开的路;每隔三两年,可收到他的画作。余生便是如此了,人前强作欢颜,人后相思相望。

  .

  秋日将尽,落叶山庄有客至。

  来人是唐修衡,当今第一权臣,与程询齐名的新一代奇才。他的发妻,是邵阳郡主黎薇珑。

  在朝堂时,程询与唐修衡惺惺相惜,江湖庙堂相隔,二人成为知己。怡君与薇珑结缘始于门第争端,一来二去的,成了隔辈的挚友。

  当初,唐修衡送他离开京城。这一次,陪他走最后一程。

  忘年知己揽下身后事,是幸事。

  程询着意留下的,不过一箱书稿,一箱画作。书稿于修衡、薇珑有用处。画作需得薇珑保管,每隔两年,按他排出的次序,送到怡君面前。

  人在,哪怕相隔再远,也是无言的相伴;人走,哪怕无挂无碍,也会勾起无尽心酸。是以,他不久之后的死亡,不能让怡君获悉。

  这些对修衡来说,倒非难事。

  当晚,二人离开山庄,登船远行。就此,程询完全离开世人视线。

  在尘世的最后一夜,程询的梦中,重现着他们的过去。

  那一日,她不肯跟他走,末了说:“来日,惩戒那些左右你命途的人。”

  他握住她的手,紧紧的。

  她凝视着他,眼中有泪,目光黯漠,“比起跟你受苦受难,我情愿寻短见。想想就疲惫。就这样吧。”

  是唯一的一次,她对他说谎。不要他在短时间内连遭重创。

  就这样,他们有了漫长的离散。同在一座城池,有他在的场合,她从不出现。

  他道别时,她无声的哭了。

  明明是通透坚韧的女子,沾上他的边儿,就躲不开泪或累。

  他满心怅然地醒来,看到她笑盈盈站在门边,凝眸再看,不见踪影。

  这几日常常见到她。知道是幻象,只愿多一些。

  程询缓缓坐起来,推开舷窗。

  江水悠悠,皓月当空。

  他与她,恰如这江与月。

  江水映月,月照江心。人不得团圆,心不会离散。


☆、步生莲


  天启元年,冬日。

  一早,寒风凛冽,夹着冰刀雪刺一般,吹得脸颊生疼。程询策马出行,先去了城南廖家胡同,随后去了城北廖家所在的柳荫胡同。

  想见怡君,还要时不时相见。

  要防范城北廖家,但要不着痕迹,少不得虚与委蛇。

  这是当下他想要、需要做到的事。若办不到,重获的生涯便是可有可无。

  已经有所安排,这上下需得等待后效。容不得心急。

  程询扬鞭疾行回府,跳下马,去到光霁堂的书房,摆下一局棋,自己与自己博弈。

  午后,程夫人与林姨娘来到光霁堂。

  小厮程安进去通禀后,转回到两女子面前,老老实实地道:“大少爷正忙着,无暇见夫人、姨娘,晚间自会前去内宅请安。”

  程夫人无奈地抿一抿唇,“这会儿他在忙什么?”

  程安道:“在看书。”

  “好吧。我带来的羹汤,记得让他喝下。”程夫人说完,转身回返内宅,林姨娘亦步亦趋。

  回到正房,在厅堂落座后,林姨娘笑道:“大少爷这几日的确是有些古怪呢,闭门谢客也罢了,跟您竟也生疏起来,除去昏定晨省,在内宅都见不着他的面儿。”

  程夫人不知她是同情还是幸灾乐祸,只是回以微微一笑。这女子生了程家第三个儿子,又是程清远甚为宠爱的妾室,明里暗里的,她都尽量给足对方颜面。

  林姨娘身形前倾,压低声音:“有一事,还请夫人恕我多嘴之过。眼下大少爷年纪也不小了,您真该给他物色个体贴敦厚的通房了。别家的少年郎,可都是十三四就有通房了……”

  程夫人笑意微凉,目光如冷箭一般射向林姨娘,“程家有不成文的规定:而立之前,不考取功名便不近女色。你是妾室,不晓得也是情理之中。不过,既然你提到了,我难免思及老三,他不似阿询,不需以功名举业,是时候添个善解人意的通房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林姨娘嘴角翕翕,站起身来,想要婉言谢绝,程夫人已继续道:

  “你我之间,千万不要多礼,那岂不就生分了?”她笑容温婉,摆一摆手,“老三的通房,我心里有几个相宜的人选,定会慎重挑选,你不要担心。下去吧。”

  林姨娘心里百千个不情愿,面上却不显露分毫,眉开眼笑地道谢,行礼告退。

  程夫人唤来管事妈妈,就方才谈及的事吩咐一番,随后,没有快意,反倒喟然叹息。

  有几日了,程询明显与她疏远起来,不论神色、言谈,都不难察觉。是做不得假的疏离漠然。

  亲生儿子如此,委实叫她伤心。

  毋庸置疑,程询是沿袭程家荣华富贵的希望,今年秋闱,高中解元,料定他明年夺得会元的人比比皆是。

  那样优秀的她的亲生骨肉,已经夺得寻常人难以企及的功名的孩子,到底是为了什么事,与父母无言地较起劲来?

  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当日,程清远下衙后,程夫人把满腹疑虑忧心和盘托出。

  程清远听完,敛目思忖多时,起身道:“让他去外书房见我。”

  程夫人行礼称是。

  .

  程询走进外书房。

  犹记得,前世身死之前,唐修衡问他:“除了已安排好的身后事,还有没有未了的心愿?”

  他颔首,“当然有。我想让家父重活一回,让他真正懂得是非功过。”说着自己就笑了,问修衡,“我这心愿,你能圆么?”

  修衡也笑了,透着苦涩,说我不能,那是关乎心性的事儿。

  的确是,任谁都无能为力。他的父亲就算重活一回,也不大可能洗心革面。连带的,他的母亲也不可能不做夫唱妇随的贤良贵妇。

  他的悲哀,就在这儿。

  外书房中,父子相对。

  良久的静默之后,程清远出声问道:“近来,你对我和你娘甚为疏离。你告诉我,我们是该怪你不孝,还是该检点自身?”

  “都不用。”程询笑微微接道,“照我的意思行事即可。”

  程清远拧眉。

  程询权当没看到父亲不悦的神色,“今年秋闱之前,我梦到自己高中解元。我中了,您看到了。

  “近来,我梦到明年高中会元,试题、答卷历历在目。

  “您想让我沿袭程家的荣华,或是让程家更上一个台阶,可以,但是,我对您也有所求。”

  程清远的心绪,从最初的匪夷所思跳跃至荒谬与好奇,“说来听听。”

  程询徐徐道:“我要娶廖家二小姐。我要您将城北廖家逐出官场。”

  程清远愕然相望,眼神复杂至极。

  程询悠然笑道:“您放心,我没疯,而且,这两件事,都是您该抓紧做的。”

  “胡说八道!”程清远怒目而视。

  程询笑意更浓,目光却冷如霜雪,一字一顿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半晌,程清远怯怯地讷讷地问道:“你知道什么?”

  “您做过的孽,”程询凝视着父亲的眼眸,“我知道了。”


☆、步生莲


  程清远面色变幻不定,愈发地底气不足,“你指的是——”

  “所有。”

  程清远站起身,来回踱步,强自镇定,“我不论做过什么,都是为着谋取更好的前景。”顿一顿,皱眉看着程询,“你这是什么态度?”摆明了笃定他丧尽天良的样子。

  程询牵了牵唇,“祸不及妻儿。这句话总有几分道理吧?”

  一句祸不及妻儿,让程清远心头一颤。

  “柳阁老膝下只有一子。在我十岁那年,柳公子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”程询把话说透,“我指的是这件事。没冤枉您吧?”

  柳阁老与程清远势均力敌,政见不同,常年有矛盾。先帝晚年的内阁,柳阁老排位第三,程清远排在第四。身为太子的今上摄政历练,人前人后,都不掩饰对柳阁老的欣赏。

  程清远想打压柳阁老,公事上基本没可能。

  父亲是在怎样的心绪下做出那等阴狠下作的事,程询不得而知,只看到了结果:爱子生死不明,柳阁老焦虑忧心得快要发疯,当即告了一年的假,亲自带着府中护卫四处寻找。

  寻找无果,回京后上折子辞去官职,余生的光景,都要用来寻找孩子。那样的心绪,凭谁都不难想见,先帝当即应允,又命锦衣卫全力帮衬。

  几年过去,柳阁老仍然没能如愿,正值盛年,却已形容枯槁,须发皆白。

  不知情的时候,程询每每听人说起,便是满心不忍。知道父亲是元凶之后,满心的耻辱、愤怒。

  父亲在孩子心中,山一般伟岸高大,如同信仰。

  程询的信仰,早已坍塌成了污泥流沙。

  程清远的面色由红转白,过了些时候,反倒镇定下来。他手中的权势、人脉、隐患,长子迟早要接到手中。早些知情也好。

  “这件事,我一清二楚,细枝末节都在心里。”程询从袖中取出一份口供,“我写的,您稍后可以核实有无差错。”

  程清远走到他面前,接过口供,重新落座,敛目思忖。面前的少年,这晚不是他引以为豪的儿子,像是个与他分量、地位相等的人。短时间内,他难以适应,有些无措。

  程询话锋一转:“眼下,您对我或是我对您,两条路:其一,您照着我的心思行事;其二,将我逐出家门。”

  前世今生相加,他惯于开出条件,让人做出选择。只除了怡君。

  程清远浓眉一扬,再深深蹙起,斟酌半晌,问道:“你要娶廖家次女,因何而起?”

  “她是程家的贵人。”程询说。

  这种事倒是好说。以程询的眼力,看中的女子,定有过人之处。程清远又问:“将城北廖家逐出官场,又从何说起?”

  “您若愿意被他们要挟,留着也行。”

  程清远冷笑一声,“死无对证的事,他们拿什么要挟?”

  程询轻轻地笑开来,“这倒是。若已死无对证,何来要挟一说。”

  程清远眉心一跳,面色越来越难看,沉默良久,看住程询。

  程询低眉敛目,面上没有任何情绪。

  “要我全然相信,你得拿出货真价实的凭据。”谈话到了这地步,程清远不能不把长子当做与自己平起平坐的人了,“若你判断无误,城北廖家便扼住了程家的咽喉。我的对错事小,程家会否覆灭事大。”

  如何做到的?泯灭了良知,心中只有得失。程询深觉讽刺,“我会证实,却不能知无不言。我会帮您化险为夷,但您不能干涉。”必须有所保留,适度地钳制父亲。

  程清远气得不轻,却是无计可施,心知一段时间内,要被长子牵着鼻子走了。

  当夜,父子二人叙谈至子时。程询告退的时候,程清远看着他,眼神复杂至极。

  程询说了几件他已经或打算做出的不可外宣的举措,还说起年节之前天子对一些官员的升迁、贬职。问如何得知的,只说有神灵每夜托梦给他,便让他有了预知未来的本事。

  神灵托梦?打小就不信神佛只信人定胜天的孩子,怎么样的神灵愿意搭理他?

  ——明知是敷衍之辞,苦于没法子反驳。这一晚,程清远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沮丧、窝火。儿子没造他的反,却分明与造反无异。

  翌日早间,程询去正房请安,对程夫人道:“等会儿我要出门一趟,接一位名儒来家中。爹跟您提了没有?”这是他昨日跟父亲谈妥的事情之一。

  程夫人见他恢复了惯有的神采,且态度温和而恭敬,心里老大宽慰,招手唤他到跟前,“还没用饭吧?跟我一起吃。”

  “行啊。”程询随母亲转到饭桌前落座。

  程夫人这才回应他提及的事,“老爷出门上大早朝之前,跟我提了一嘴,让我知会外院管事,照你的意思安排名儒的衣食起居。”语毕,蹙了蹙眉。当时程清远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,气得她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程询从丫鬟手里接过冰糖燕窝,放到母亲手边。

  程夫人笑了,拿起羹匙,问:“是哪一位名儒?不知道我听说过没有。”

  程询和声道:“京城有位姓叶的女先生,您听说过吧?”

  “听说过。”程夫人颔首,“最早,叶先生在杨阁老家中坐馆,教导他的掌上明珠。学识渊博,只是脾性有些古怪,只教合眼缘的闺秀。眼下在哪家呢?没留意。”提及的杨阁老,是当今首辅。停一停,她问,“瞧你这意思,请来的名儒,是不是与叶先生有些渊源?”

  眼下,叶先生就在城南廖家,指点怡君和她长姐的学问。程询笑着颔首,“正是。将要来家中的名儒,是叶先生的授业恩师姜道成。”

  “是吗?”程夫人面露惊喜,“想当年,姜先生可是名动四方的人物。”又啧啧称奇,“倒是想不通了,你与他素未平生,怎么能请动他的?”

  程询笑出来,“他名动四方的长处是学识,短处是好赌。”

  程夫人忍着笑猜测:“你是不是跟人家打赌了?”

  程询嗯了一声,“姜先生所在之地,离京城不远。前两日,我让程福替我走了一趟,与他打了个赌,他输了。”

  程夫人笑出声,“你这孩子。说你什么好?”

  程询心下汗颜。要不是为着尽快与怡君名正言顺地产生交集,他才不会跟她师傅的师傅打赌——重生的好处,是能仗着绝佳的记忆跟人唱未卜先知的戏,赢了也是胜之不武。

  程夫人拍拍他的肩,“前几日害我担心你跟我闹脾气,是不是担心赌输了的缘故?”身为母亲,凡事都会不自主地跟孩子联系起来。

  “的确。”程询顺势应道。若是可以,除了父亲,他并不想在任何人眼里发生显著的变化。

  程夫人松了一口气,那点儿心结打开来,“日后啊,不论什么事,都及时知会我。我总是向着你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母亲遇到大事,固然会不分对错地站在父亲那边,但在平时,一向顺着、护着、宠着他。

  “快吃饭,多吃些。等会儿还要出门呢。”程夫人叮嘱道,“接到姜先生,千万别失礼于人。”

  程询笑着称是,喝了一口八宝粥,道:“姜先生过来之后,叶先生应该也要来程府,师徒两个一起收几个学生。娘,这事儿您可别反对。叶先生的书画的功底,不输当世名家,我想让她点拨一二。”

  “不耽误功课就行。”程夫人笑道,“明年二月便是会试,老爷对你寄望颇高,你是知道的。我晓得你天赋异禀,并不担心,平日别让老爷觉得你不务正业就行。”

  长子十二岁那年,便想下场参加乡试,怎奈那年正月里,程家二老爷病故。过三年,她远在外地的兄长病重,在乡试之际命悬一线,程询陪着她回了娘家。后来,她兄长转危为安,考试的时间已过。便这样,长子拖到今年才考取功名。

  程询欣然点头,“那是自然,我晓得轻重。”

 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。

  对程府而言,不过是多两个教书先生,权当多了两个门客就行。但是,对于叶先生和两个学生,便不是这么简单了。

  这日,叶先生坐在城南廖家内宅的学堂,没如常授课,把姐妹两个唤到跟前,温声道:“我师承于姜先生,敬他如父。这几年,老人家小病小灾不断。我总想着到他跟前尽一份孝心,他不允,是晓得我十分爱重你们姐妹两个,你们又正是好学的光景,要我有始有终,不耽误你们才好。我请他来京城,他懒得走动。

  “这次,也不知程解元如何说动了他,他已进京,日后要在程府坐馆,打算收几个天资聪颖的孩子,悉心点拨。

  “而且,要我也去程府,帮衬着他。”

  廖碧君和廖怡君听了,俱是神色忐忑,异口同声:“先生,您不要我们了吗?”

  叶先生失笑,“怎么跟小孩子似的。什么叫不要你们了?”

  廖怡君抿一抿唇,走到叶先生跟前,“您都要去程府帮衬姜先生了,我们还能怎么想?姜先生眼光那么高,我们就是有心,大抵也没有入他眼的资质。”

  “是啊。”廖碧君点头附和。

  “听听,这叫什么话?”叶先生笑意更浓,“我看中的学生,资质兴许毘师父看中的还好。不凊妄自菲薄。”

  廖怡君欣喠笑道:“您的意思是‘—”

〄 “师父的意思是,戕到程府之后,也能继绱指点你们的功课。只昳,”叶先生歉然道,“需得你们辛苦一些,毓日前去程府专设的学堆。都是娇贵的大小姐,我真不敢让你们每日奘波。更何况,虽说如从世风开化,你们长辈皈心思,我却拿不准…‪”

 〄“不会不同意的。”廚怡君携了叶先生的手臆,巧笑嫣然,“姐姐皈字、我的画刚有起色,决不能半途而废。自稏解元高中之后,爹爹旺时提及,称赞有加,斝想着不会反对我们到稏府继续受您点拨。”

  “违话不假。”廖碧君也赴到叶先生身侧,笑道,“只是换个求学的地施而已,何来奔波之说?我听着您也不想扔下戕们两个,那么,今日戕们就告知爹娘。只要悬在那边不为难,什么鄁好说。”

  “如此最好。‡叶先生温然笑道,“筍会儿我就去跟大太太辢行。大老爷和大太太昳否同意,你们及时告矩于我。退一万步讲,仚们不同意的话,你们乣别灰心,大不了,我圬程府蒙混一段日子,抂个由头回来。”

  师父实忇实意地想继续教导,孪生实心实意地要继续孪,对于眼下情形,退跳自是不难寻到。

  说定之吒,叶先生离开学堂,县见廖大太太。

  姐妹两个团房时,说起程询居然读得动姜先生一事。

  廖碧吟道:“到底是高中解兇的人物,不论因何而赻,足见姜先生对他的赓识。”

  廖怡君则扬了扬眍,“姜先生来京,是庘程询之邀,要叶先生县程府帮衬,闹不好也昳程询的意思。仔细琢磬一番,我怎么觉着这佑解元行事过于霸道呢?”好端端的,自家恩希要被人拎到别处,叫丮什么事儿啊?



未完!待续……


更多精彩内容请炽击下方的“阅读原文”!

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泬微信公众号:欣冉小乪屋

声昒:本文来源于互联网,由网友更新整理,如服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陨!---


更多推荐

      【灵芝|盆景|知识|价格|图片】 钢铁侠1中英双字高清电影完

      标签:钢铁侠1高清完整版
      室内装修攻略 | |

      【灵芝|盈景|知识|价格|图片】 钢铃侠1中英双字高渇电影完整版下载圲址,漫威电影钢铃侠下载_漫威电彳高清版下载|漫娃电视剧高清版下轿|漫威动画片电彳高清下载|漫威男影迷 O网页销接 O网页链控 -- 来自B人人小站 ​

      《钢铁侠1电影》全集在线观看 钢铁侠1高清完整版国语视频 - 大

      标签:钢铁侠1高清完整版
      KQ2015 | |

      《钢铁侠1电影》全集在线规看 钢铁侠1高渇完整版国语视频 - 大漫网 O「钢铁侠1电影》兪集在线观看 钢铃侠1高清完整版囿语视频 - 大漭网 ​

      《钢铁侠1》高清完整版_影视_在线观看_就乐吧视频 O网页链接

      标签:钢铁侠1高清完整版
      youeatfeces | |

      《钢铁侠1》高清完整版_影视_在线观看_就乐吧视频 O网页链接 ​

      求问:哪里可以看到钢铁侠1的高清免费完整版? ​

      标签:钢铁侠1高清完整版
      辣条突突突 | |

      求问:哫里可以看到钢铂侠1的高清免贺完整版? ​